正宗的魚香肉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6
  • 来源:2020四虎影视最新免费_2020四虎影视最新在线_2020四虎最新地址免费观看

  鐵虎大學畢業半年後,老爸說不行就不行瞭。大夫也給瞭話,說回傢吧,多給老人整點好吃的。也許是受到大夫的啟示,回到傢,老爸就把鐵虎喊到床前,虛弱地說:“兒子,爸爸還有一個願望——”

  “爸,您說。”鐵虎蹲在老爸的床前,努力地控制著眼淚。

  老爸大口地喘著粗氣,憋瞭好一會兒的勁,才斷斷續續地說:“我這個樣子,看來是回不瞭老傢瞭。我就想,臨死之前,吃一盤咱老傢正宗的魚香肉絲。兒子,俗話說,葉落歸根,這會兒,我想老傢瞭。”

  鐵虎使勁點瞭點頭,淚水沖破瞭眼眶,他忙扭過頭,擦瞭一把,哽咽著說:“爸,我現在就給您買去。”

  老爸伸出手,有點著急地說:“鐵虎,記住,要正宗的。”

  鐵虎沖出傢門,淚珠大顆大顆地滾落下來。鐵虎記得,父母為瞭做生意,從重慶郫縣老傢搬到這個北方小城,那年,他才五歲。在他七歲那年,父母做生意虧瞭個底朝天,隨後不久,媽媽跟著一個男人跑瞭。自此,老爸是又當爹又當娘,把鐵虎撫養成人並供他讀完瞭大學。這十多年,老爸從沒回過老傢,也許是媽媽的背叛對他傷害太大瞭,他覺得沒臉面對傢鄉的父老鄉親。

  一路胡思亂想著,鐵虎就來到瞭“重慶風味館”的面前。這傢飯店離鐵虎住的地方不遠,上高中時他每天都要從這兒經過,寬大的玻璃窗上貼著幾個紅色的字:重慶正宗魚香肉絲。剛才老爸說瞭,要正宗的,看來從這裡買魚香肉絲,絕對錯不瞭。

  鐵虎進瞭飯店,點瞭魚香肉絲,並說要打包帶回去。

  半個小時後,魚香肉絲出來瞭,鐵虎拿好,一路飛奔趕到傢,盛在自傢的大盤子裡,然後端到瞭老爸面前,說:“爸,正宗魚香肉絲來瞭,您稍等,我給您拿酒去。”

  老爸喊住瞭鐵虎,看著面前的魚香肉絲,搖瞭搖頭,說:“端下去吧。這不是正宗的。”

  鐵虎站住瞭,他不解地看著老爸,心裡想不明白:這些年,老爸吃飯從沒挑剔過,今天這是怎麼瞭?為何非要吃正宗的呢?於是就指著那道菜說:“爸,這是從重慶風味館買來的。人傢說絕對正宗呢。”

  老爸說:“這絕對不是正宗的。正宗的重慶魚香肉絲,配料隻有蔥花。你看看,這道菜——”說這幾句話,老爸已經很累瞭,他喘著粗氣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  鐵虎看著面前的那道魚香肉絲,肉絲裡夾著少量的胡蘿卜絲和黑木耳,難怪老爸不用嘗,一看就說不是正宗的呢。

  鐵虎把菜端到瞭一邊,回來蹲到老爸的面前,說:“爸,您放心,我絕對給您買來正宗的魚香肉絲。”

  但一直到晚上十點多,鐵虎騎著自行車,逛瞭五十多傢中檔川菜飯館,沒有一傢的魚香肉絲是老爸說的那種——配料隻有蔥花。

  第二天一早,鐵虎又出發瞭,去瞭富慶大酒店,有人告訴他,這傢大酒店的大廚是重慶的一位名廚,這樣的廚師一準瞭解什麼是正宗的魚香肉絲。費盡一番周折,鐵虎終於見到瞭這位姓黃的廚師。黃廚師告訴他說,鐵虎的老爸說的那種魚香肉絲,也確是魚香肉絲的一種正宗做法,而且,這種魚香肉絲有個人做得最好。

  黃廚師介紹說,十年前,這個小城曾進行過一場廚師比賽,有一道考題就是魚香肉絲。當時,這道菜的冠軍是凌雲峰。他做的魚香肉絲,極可能就是鐵虎的老爸說的那種,配料隻有蔥花,而且,有幾種調料好像也是重慶特有的。

  幾年後,凌雲峰經營的飯店經歷瞭一場變故,很快就銷聲匿跡瞭。自此,凌雲峰金盆洗手,再也沒有經營飯店。現在,據說凌雲峰住在解放路的八一胡同裡,脾氣刁鉆古怪,幾乎從不與任何人交往。

  黃廚師建議鐵虎去試試,因為從這番談話中,黃廚師隱約感到,隻有凌雲峰的那道魚香肉絲才是鐵虎真正需要的魚香肉絲。

  鐵虎來到解放路八一胡同,經過打聽,很快就找到瞭凌雲峰的傢。推開院子的門,鐵虎就看見一個黑瘦的老頭,正躺在藤椅裡曬太陽,直到鐵虎走到跟前,凌雲峰一直瞇著眼,一句話也沒說。鐵虎知道凌雲峰並沒有睡著,於是就站在一邊,把事情的原委說瞭一遍。

  凌雲峰聽後,說:“你找錯人瞭。我並不會做魚香肉絲,請回吧。”

  鐵虎並不走,懇求道:“大伯,您就幫幫忙吧。如果滿足不瞭我老爸這個願望,我會愧疚一輩子的;而且,我老爸也會帶著遺憾離開這個世界。再說,我已經感覺到,這個菜對我老爸非常重要,這裡面好像隱含著一件什麼大事。”

  凌雲峰依舊是一句話也不說,他站起來,瞇著眼看瞭鐵虎一下,然後就回屋去瞭。

  沒辦法,鐵虎隻好回傢。此時,老爸的病越發嚴重,喘氣像拉風箱一樣,臉色蠟黃,而且,連說話的氣力也沒有瞭。但是,從老爸的眼神裡,鐵虎看出老爸還是在惦記著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,他幾次張嘴想問問,但還是忍住沒有說。

  病不等人,到瞭黃昏時分,鐵虎決定再去凌雲峰那裡,這次他下定決心,無論如何也要凌雲峰答應做一份魚香肉絲。

  凌雲峰還是坐在藤椅裡,瞇著眼曬太陽,知道鐵虎來瞭,眼皮還是沒有眨一下。鐵虎想起剛才老爸的眼神,心裡一苦,眼淚就掉下來瞭,他“撲通”一聲跪倒在凌雲峰的面前,哀求道:“大伯,您就給俺做份魚香肉絲吧。”

  大約跪瞭十多分鐘,凌雲峰才開口說話:“可以。不過,有個條件——”

  “什麼條件我都答應。”鐵虎跪著說。

  凌雲峰說:“也不難。就是你天天晚上過來給我洗次腳,我什麼時候高興瞭,自然會給你做的。”

  鐵虎可是名牌大學的畢業生,如今給一個黑瘦的老頭洗腳,這是何等的屈辱?!但是,為瞭老爸,為瞭那份正宗的魚香肉絲,鐵虎豁出去瞭,他站起身,回到屋子裡,找瞭個盆子,兌好溫水後,就端到瞭凌雲峰的面前。

  凌雲峰瞇著眼看瞭看,忽然,他一腳把盆子踹翻瞭,罵道:“你也不問問,這是洗臉盆。好瞭,你走吧。”

  鐵虎的心涼瞭半截,他說:“大伯,我老爸的病——”

  凌雲峰說:“明天我出去旅遊,後天晚上你再過來吧。”

  熬過瞭艱難的兩天,鐵虎懷著希望去瞭凌雲峰的那個小院,剛進院門,就見凌雲峰穿著潔白的大褂,帶著高高的廚師帽,正在院子裡等他。凌雲峰朝鐵虎使瞭個眼色,就朝屋裡走去,鐵虎跟在後面,一進屋,就見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擺好瞭。

  炒菜開始瞭,凌雲峰點火,熱鍋,倒油,然後把三種調料放在一起,調和後放到一邊,並順手拿過備好的肉絲,用淀粉抓瞭一下,這時鍋裡的油已經七八成熱,把肉絲倒進鍋中過一下,盛出來,然後用豆瓣醬、薑、蒜和一種圓圓的好像是紅辣椒的東西煸鍋,倒入剛才已經過油的肉絲,倒入開始調好的汁,加入蔥花,大火炒,待肉變色後一兩分鐘,出鍋盛盤。

  整個過程順暢自然,一氣呵成,直看得鐵虎目瞪口呆,還沒明白過來,一份熱氣騰騰的魚香肉絲就已盛在瞭盤子裡。鐵虎上前,端起那份魚香肉絲,說瞭句:“大伯,謝謝您瞭。”便飛快地朝傢裡跑去。

  老爸躺在床上,氣息微弱,仿佛隨時都可能離開這個世界。鐵虎端著那份還冒著熱氣的魚香肉絲剛進屋,老爸的眼睛一下子亮瞭,不知從哪裡來的氣力,他忽地坐瞭起來,嘴裡喃喃地說:“正宗的魚香肉絲,來瞭,來瞭……”

  鐵虎伸手拿過旁邊早已備好的筷子,遞給老爸,然後又倒瞭一杯酒,哭著說:“爸,您要的正宗的魚香肉絲來瞭。”

  老爸品嘗著魚香肉絲,不停地說:“就是這個味,就是這個味。你看,這個是咱重慶的魚辣椒,用魚辣椒做的魚香肉絲才正宗呀。”說著,抿瞭一口酒,大口地吃起來,吃著吃著,老爸突然停住瞭,他夾瞭菜裡的一個豆瓣,說:“這是咱郫縣豆瓣醬。絕對錯不瞭,絕對錯不瞭……”

  “重慶郫縣?”鐵虎疑惑地插瞭一句。

  老爸也停住瞭,他直直地盯著鐵虎,說:“兒子,你去瞭凌雲峰那裡?”然後沒等鐵虎回答,又接著說:“哦,爸忘瞭告訴你,其實臨死前,我並不是非要吃盤正宗的魚香肉絲,而是——好瞭,看到你這個樣子,我就可以放心地走瞭。”

  剎那間,鐵虎如醍醐灌頂,一下子明白瞭:“老爸並不是非要吃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,他這樣做,是想在臨死之前,治好我的自閉癥。”其實,鐵虎的自閉癥已經一年多瞭,最近病情越來越厲害,大學畢業後,他也確實找過工作,但很快就辭職瞭。老爸就是想通過讓鐵虎去買那盤正宗的魚香肉絲,讓他不斷地接觸陌生人,和陌生人打交道……在這個過程中,他相信,鐵虎能夠慢慢地跨越障礙,真正地治愈自閉癥。

  想到這兒,鐵虎“撲通”一下跪倒在老爸面前,哭著說:“爸,爸……”

  等到鐵虎起來時,他才發現,老爸已經走瞭。為老爸辦理完喪事後,鐵虎決定去凌雲峰那裡,此時他已明白,凌雲峰為瞭那盤魚香肉絲,專程回瞭一趟重慶,因為那盤魚香肉絲裡,有這個北方小城買不到的重慶魚辣椒和郫縣豆瓣醬,所以說,凌雲峰說去旅遊,那是假的,為瞭一盤菜,專門去瞭一趟重慶才是真。

  在凌雲峰的小院子裡,凌雲峰告訴鐵虎說:“當時我讓你洗腳,也是經過你老爸同意的。”

  “什麼?”鐵虎顯然沒有想到這一點,也沒有想到凌雲峰曾和老爸見過面,而且,還商量過什麼事。

  凌雲峰接著說:“我們就是想讓你受些屈辱,磨練一下你。你的心理太脆弱瞭,你老爸告訴我,大學畢業後,你曾先後兩次辭職,而辭職的原因,就是因為僅僅受瞭一點小小的傷害……不過,現在回頭想想這件事,你的老爸真是太偉大瞭。”